黑糖冻抹茶奶盖茶

会叽叽叫的奶盖奶茶_(:3」∠❀)_

【兔狮】杂七杂八的大纲啥的(三)

在山的那头海的哪边,有一个国家呀嘿!这个国家有两个王子,大王子有天捡到了一只兔子呀嘿!新的背景布从海洋陆地上方拉下来,王子从宫殿里踏出来,我要去寻找属于我人生呀嘿!王子头带着说不出形状的扁状大金冠,披着银披风踏上了他的旅程。一轮朝阳的背景板吊着线挂下来,王子踩着正步向前走去。
“要不要跟我回去呢?”
王子带着温和的笑容,不容置疑的向兔子问道。

“哗——!!”赛罗冒着冷汗直挺挺醒过来。什么梦啊这。
他偏过头去,从头顶垂落下绣着花纹的薄纱,看到手中正紧抓的细腻织里的绒被,啊啊,至少地点是没错了。

雷欧这个家伙还真的是个王子啊。

等他彻底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晨光已经完全射进敞开着的窗扉,侍女们在宫殿前的台阶前来来往往。为远道而来的客人准备的早餐简单精致,别的不说,光是个盘子看起来就散发着小子我一个能买下三个你并且还有历史悠久buff加成的气息。

在雷欧家住了三天,先是和雷欧父母见了面,真是一对平易近人的父母,总之一看就能知道老头子的那些古板的优良美德是从哪来的。弟弟阿斯特拉【顺道一说他们是双胞胎】就是当初见过几面,笑起来和和气气比老头子还可亲可善但自己就是感觉最好不要去招惹。

嘛,雷欧的母亲是位非常好的女士,一位优秀的母亲。老头子对人特别容易宽容,有着爱管闲事的正义感和太满溢的善良,肯定全都是来自他的母亲,但老头子和她又不太一样。王后的仁慈与爱像是池子里的水,能够完全掌握和控制住水的出入,有着令人敬佩的领导力,在大事小事上毫不含糊。雷欧却更像是无法自控的大海,他的温柔仿佛没有穷尽,只能倾斜而下却不知该如何控制住,连更多表达方式都不会。或者说,是能自己燃烧蒸发起来的水,尽管不断消耗掉自己,却像是能永远燃烧下去一样。不过老头子肯定为此进行过修行,他用一种强行冰冻住自己内心里大海的方式,永远和人们保持着紧密但不过于靠近的距离,小心地把自己内心藏起来。

只有一直一直缠着他,赖皮似的蛮不讲理地靠近,让老头子没法推开,这样没能藏住的,在冰层下依旧活跃绚烂的海就会冒出来。像炙热的烈阳,开始会让你以为承受不住它的烤炙,但执拗地留下来就会发现阳光其实温和的刚刚好。

说到底雷欧的生日到底给他什么好。少年埋在餐桌长布里。

“阿拉,雷欧。这边收到有份礼物给你。”雷欧轻轻地“誒”一声,接过母亲手中的盒子。这个是。长条形的木盒子被白线用M78特有打法缠住,雷欧摸了摸印着MAC七号字样的木盒子,不避嫌地打开来。“诶呀,真是很漂亮呢。”青年露出小小的虎牙,“队长说不定要来。”

不,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写啥了…………跑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