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糖冻抹茶奶盖茶

会叽叽叫的奶盖奶茶_(:3」∠❀)_

【七狮】仙女教父下凡(睡前故事)

在很晚的很晚的深夜,小朋友再不睡未来会长不高的时候。有一本立体故事书在昏暗的澄黄灯光下被翻开。
图片上,花丛里漂亮的小花仙们穿着样式别致的小裙子,亮闪闪的尖头小靴子划过草丛。除了一位。
“阿斯特拉!”一只小花仙转过身,他有着漂亮的棕色短发,穿着一整身神气的小猎装,腰间还别着一把时刻不离手的长剑。“老大回来啦!”“听说雷欧殿下还带回来了一个人类!”“听说那个人类和雷欧殿下结婚了!”“据说那个男人有过两任妻子。”“还有个小孩!那个小孩就是老大选的扶贫对象。”
被接踵而至不能更糟的消息打击地连小翅膀都不会晃,阿斯特拉只想立刻读个条杀回家里。
但是这本故事书是个前传,这晚只能读一下关于阿斯特拉读条回城大杀特杀超神前面的故事啦。

很久很久以前,善良的小花仙们经常满足人类的要求,施展他们神奇的魔法。然而贪心让人类大肆抓捕花仙们,无数只魔力枯竭而死亡的小花仙们用来填补人类永无止境的欲望。于是有一只小花仙勇敢地站了出来,从人类手中救回了自己的弟弟和其它被囚禁的小花仙。在之后热爱和平中的花仙中横空出世一支变异花仙种,他们在两只花仙的带领下,开始了对人类的反抓捕。神奇的魔法不仅可以满足人类,也可以扼杀人类。
最后领头的雷欧与阿斯特拉创建了一个黑帮,只要是小花仙有实据证明的单子,他们通通都接,暗杀所有对花仙族有恶意的人类。这也是个很久以前的事了。
“所以,雷欧你都这么厉害了还要做仙女教父来满足小朋友纯真的梦想咯。”小朋友啧啧作奇,“连三岁小朋友都知道暗箱操作和做做样子,你也太实诚了。”然后他在仙女教父极富有压迫力的眼神下把剩下的话咽回嘴里。
“所以你想要什么愿望。注意,是小朋友们该有的,纯真梦想。”雷欧公事公办,挥舞着仙女棒(尽管怎么看都像合起来的双截棍)低头看着未成年的小朋友。
赛罗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儿,“我有一个邪恶的后妈,他老是在背后欺负我。我想要保护我自己。”这是个范围可大可小的愿望,雷欧也思考了一下,“你想要怎样的方式保护你自己呢?”“教我吧!雷欧你这么厉害,肯定能教我怎么保护自己的战斗方法。”少年眼睛一下子亮晶晶的。不知道为啥,雷欧感觉赛罗眼睛透着绿光。

最近赛文明显感觉到家里的开支中战斗战损比例飙升。比如前几天贝利亚和赛罗当自己面争夺餐桌上的调料瓶。“臭小子你瞅啥瞅!”“瞅你咋的!之后的整个下午仆人和工匠都在修理打扫餐厅。贝利亚的脾气痞就不用说了,以往赛罗碍于辈分和战力通常低一头,争吵不断还没到每次都大打出手。赛罗肯定不会永远低头,但这段时间少年战斗力直线上升,尽管还输多赢少,考虑到赛罗和贝利亚的差距,这种进步可以说相当惊人的了。
赛罗从哪儿找了个名师指点,赛文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红茶。这茶,很明显放了10g盐和5g辣椒粉,余下的15g才轮到他的高级红茶。看来赛罗和贝利亚的争斗开始暗流涌动。而他急需和赛罗的教师谈一谈。

感谢@春虫虫窝太太的脑洞(⑉°з°)-♡

32岁和17岁【七狮】

如果………假设17岁的雷欧为了成年历练跑到了地球被老七抓住训练保护地球。因为年纪还小,父母健在家庭美满,被养的很好。所以脾气温和也有点青少年的叛逆,擅长和老七吵急眼的时候犟嘴梗脖子,还会说几句俏皮话损一直高强度训练他的老七:大叔!你这是招童工违法啊!知法犯法的梗用了一年,满18了,雷欧又想出一个说法。代沟!地球有种说法三年一个沟,队长我们至少有四个沟啊!大概是老七如何头疼的把猫撸顺,养成20岁的乖凤源这种。

“不!我就不!”MAC宇宙空间站指挥部门外,笔挺挺地站着两道人影。尽管两人处于不显眼的阴影边缘,但少年的嗓音叫不少来往的文职人员都往那儿瞅两眼。唯一一个未成年就被破格提拨进去MAC队的人物,除了防卫队其他部门可瞧不见。

本想进指挥部却被特意留下蹲点的少年一把抓住,看少年那不满的神色和熊熊小火苗的眼睛,团就知道这事儿不是一两句能打发过去。他只能借助肢体动作和语言慢慢把少年引导向不起眼的角落。他还不想让外人看见MAC队队长是如何开导未成年队员,谆谆教诲仿佛上了年纪的老人。

不对!他堂堂赛文青年才俊,就算在地球多磋磨了几年,也是大把追求者的黄金单身汉。

都是面前这混小子没事嘟嚷大叔,中年人危机。
即使在阴暗处,L77的小王子那对亮晶晶的狮眸依旧不减热度。一直被顶到墙角的团微低下头,“那么凤源队员,你想要汇报什么。”他有意强调了队员两字,希望这只私底下被自己放养地越来越活泼的小狮子能收敛他的嗓门。

“就是那个踢馆的家伙。”团顿时了然于心。雷欧刚和安达里士鏖战差点失败,结果自己开车载着失落的小家伙回俱乐部,一个踢馆的少年找上门来,把所有的空手道高手打败。要不是自己拦住他,凤源早就不顾伤口要上去了。事后自己给他重新上药的时候小家伙还得了顿训。团的眉峰又有了皱起突出的现象,明明把源留在地下吩咐他训练。“为什么上来,不是让你好好训练吗?”少年马上摆出一副被欺负的样子,“他们都背地里笑话我,那肯留下来。”安达里士连连出现,大肆破坏。队员们纷纷要求出战,自己顾这顾不上那头。他就知道多出来的支援小队是违背自己命令跑回来的。
源太年轻了,进队时间又太短,哪能说服得了这帮老队员。

“源,这事在我。”团先把小狮子的逆毛摸下去,他跟源吵了不是一次,对于如何让小家伙听话他早有一整套对策。“但那个时候我被紧急叫走,之后又一直忙于指挥对抗怪兽,没法关注你这边。”很好,吃软不吃硬的小家伙的气鼓鼓的小脸消下去了。“但你难道没看出来那个少年就是安达里士的化身吗?一般的队员根本没法对付他。我让你留下来就是为了训练。”凤源的小卷毛没精神的落下去,小火苗也一点点被团扑灭。“可是他们就是欺负我小,根本不肯听我的。”少年沮丧着小脸:“小朋友小朋友的叫我。”这个时候就要给小狮子鼓励,把小火苗重新燃起来。最后一击,给猫科动物撸小肚皮,挠挠下巴。“拿出勇气来,我既然叫队员留下陪练,事实上把主导权交到你手上。重新召集队员,你有胆对我吼就没胆子让他们服从你嘛!”团把手放在源的肩上,“源,你也是个大人了。还需要我处处帮你吗!。”

看着干劲满满走远的小家伙,团深深吐出一口气直起腰身,教育青年人就是吃力。把凤源培养成一位优秀的战士还有很远的路啊。

加油吧,32岁的队长!19000岁的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