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糖冻抹茶奶盖茶

会叽叽叫的奶盖奶茶_(:3」∠❀)_

【七狮】仙女教父下凡(睡前故事)

在很晚的很晚的深夜,小朋友再不睡未来会长不高的时候。有一本立体故事书在昏暗的澄黄灯光下被翻开。
图片上,花丛里漂亮的小花仙们穿着样式别致的小裙子,亮闪闪的尖头小靴子划过草丛。除了一位。
“阿斯特拉!”一只小花仙转过身,他有着漂亮的棕色短发,穿着一整身神气的小猎装,腰间还别着一把时刻不离手的长剑。“老大回来啦!”“听说雷欧殿下还带回来了一个人类!”“听说那个人类和雷欧殿下结婚了!”“据说那个男人有过两任妻子。”“还有个小孩!那个小孩就是老大选的扶贫对象。”
被接踵而至不能更糟的消息打击地连小翅膀都不会晃,阿斯特拉只想立刻读个条杀回家里。
但是这本故事书是个前传,这晚只能读一下关于阿斯特拉读条回城大杀特杀超神前面的故事啦。

很久很久以前,善良的小花仙们经常满足人类的要求,施展他们神奇的魔法。然而贪心让人类大肆抓捕花仙们,无数只魔力枯竭而死亡的小花仙们用来填补人类永无止境的欲望。于是有一只小花仙勇敢地站了出来,从人类手中救回了自己的弟弟和其它被囚禁的小花仙。在之后热爱和平中的花仙中横空出世一支变异花仙种,他们在两只花仙的带领下,开始了对人类的反抓捕。神奇的魔法不仅可以满足人类,也可以扼杀人类。
最后领头的雷欧与阿斯特拉创建了一个黑帮,只要是小花仙有实据证明的单子,他们通通都接,暗杀所有对花仙族有恶意的人类。这也是个很久以前的事了。
“所以,雷欧你都这么厉害了还要做仙女教父来满足小朋友纯真的梦想咯。”小朋友啧啧作奇,“连三岁小朋友都知道暗箱操作和做做样子,你也太实诚了。”然后他在仙女教父极富有压迫力的眼神下把剩下的话咽回嘴里。
“所以你想要什么愿望。注意,是小朋友们该有的,纯真梦想。”雷欧公事公办,挥舞着仙女棒(尽管怎么看都像合起来的双截棍)低头看着未成年的小朋友。
赛罗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儿,“我有一个邪恶的后妈,他老是在背后欺负我。我想要保护我自己。”这是个范围可大可小的愿望,雷欧也思考了一下,“你想要怎样的方式保护你自己呢?”“教我吧!雷欧你这么厉害,肯定能教我怎么保护自己的战斗方法。”少年眼睛一下子亮晶晶的。不知道为啥,雷欧感觉赛罗眼睛透着绿光。

最近赛文明显感觉到家里的开支中战斗战损比例飙升。比如前几天贝利亚和赛罗当自己面争夺餐桌上的调料瓶。“臭小子你瞅啥瞅!”“瞅你咋的!之后的整个下午仆人和工匠都在修理打扫餐厅。贝利亚的脾气痞就不用说了,以往赛罗碍于辈分和战力通常低一头,争吵不断还没到每次都大打出手。赛罗肯定不会永远低头,但这段时间少年战斗力直线上升,尽管还输多赢少,考虑到赛罗和贝利亚的差距,这种进步可以说相当惊人的了。
赛罗从哪儿找了个名师指点,赛文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红茶。这茶,很明显放了10g盐和5g辣椒粉,余下的15g才轮到他的高级红茶。看来赛罗和贝利亚的争斗开始暗流涌动。而他急需和赛罗的教师谈一谈。

感谢@春虫虫窝太太的脑洞(⑉°з°)-♡

【兔狮】杂七杂八的大纲啥的(三)

在山的那头海的哪边,有一个国家呀嘿!这个国家有两个王子,大王子有天捡到了一只兔子呀嘿!新的背景布从海洋陆地上方拉下来,王子从宫殿里踏出来,我要去寻找属于我人生呀嘿!王子头带着说不出形状的扁状大金冠,披着银披风踏上了他的旅程。一轮朝阳的背景板吊着线挂下来,王子踩着正步向前走去。
“要不要跟我回去呢?”
王子带着温和的笑容,不容置疑的向兔子问道。

“哗——!!”赛罗冒着冷汗直挺挺醒过来。什么梦啊这。
他偏过头去,从头顶垂落下绣着花纹的薄纱,看到手中正紧抓的细腻织里的绒被,啊啊,至少地点是没错了。

雷欧这个家伙还真的是个王子啊。

等他彻底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晨光已经完全射进敞开着的窗扉,侍女们在宫殿前的台阶前来来往往。为远道而来的客人准备的早餐简单精致,别的不说,光是个盘子看起来就散发着小子我一个能买下三个你并且还有历史悠久buff加成的气息。

在雷欧家住了三天,先是和雷欧父母见了面,真是一对平易近人的父母,总之一看就能知道老头子的那些古板的优良美德是从哪来的。弟弟阿斯特拉【顺道一说他们是双胞胎】就是当初见过几面,笑起来和和气气比老头子还可亲可善但自己就是感觉最好不要去招惹。

嘛,雷欧的母亲是位非常好的女士,一位优秀的母亲。老头子对人特别容易宽容,有着爱管闲事的正义感和太满溢的善良,肯定全都是来自他的母亲,但老头子和她又不太一样。王后的仁慈与爱像是池子里的水,能够完全掌握和控制住水的出入,有着令人敬佩的领导力,在大事小事上毫不含糊。雷欧却更像是无法自控的大海,他的温柔仿佛没有穷尽,只能倾斜而下却不知该如何控制住,连更多表达方式都不会。或者说,是能自己燃烧蒸发起来的水,尽管不断消耗掉自己,却像是能永远燃烧下去一样。不过老头子肯定为此进行过修行,他用一种强行冰冻住自己内心里大海的方式,永远和人们保持着紧密但不过于靠近的距离,小心地把自己内心藏起来。

只有一直一直缠着他,赖皮似的蛮不讲理地靠近,让老头子没法推开,这样没能藏住的,在冰层下依旧活跃绚烂的海就会冒出来。像炙热的烈阳,开始会让你以为承受不住它的烤炙,但执拗地留下来就会发现阳光其实温和的刚刚好。

说到底雷欧的生日到底给他什么好。少年埋在餐桌长布里。

“阿拉,雷欧。这边收到有份礼物给你。”雷欧轻轻地“誒”一声,接过母亲手中的盒子。这个是。长条形的木盒子被白线用M78特有打法缠住,雷欧摸了摸印着MAC七号字样的木盒子,不避嫌地打开来。“诶呀,真是很漂亮呢。”青年露出小小的虎牙,“队长说不定要来。”

不,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写啥了…………跑掉


【兔狮】杂七杂八的大纲啥的(二)

1.关于谈恋爱这种事赛罗有点怂,毕竟承认自己竟然从来没谈过简直是有点羞耻。何况他还不大搞得清楚恋爱是怎么个操作流程,喜欢上别人是个什么感觉。所以赛罗小朋友(划掉)理所当然地把对雷欧的心悸当作是战斗后激素的猛增,顶多有一丢丢可能这是对青年的敬佩憧憬。

2.本少爷怎么可能佩服雷欧,打工多得一份培根带回来要乐半天的笨蛋,想吃鱼逛超市买三文鱼结果把最后一份让给晚来的女士,冬天积雪天天去福利院扫雪,家里的院子就扔给我扫。赛罗在心里一条一条列举雷欧的缺点,不高兴的发现说不准用隔壁房东太太的角度来看全是优点。

3.最可气的是雷欧一点都不是个好欺负的老实人,两个人顶嘴自小混街巷的自己竟然还犟不过他,甚至还会挖坑让自己不自觉跳下去。从来都是本少爷第一的赛罗头一次遇到能制得住他的人,处处被压一头。真是气死个人。

4.虽然这么说赛罗还是在雷欧回来之前收拾了房子,煮开锅咄咄地剁菜。剁完圆葱和土豆,赛罗往口袋里一摸,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案台上可爱橙红色的小胡萝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新鲜的叶杆还带有薄薄一层霜的胡萝卜,在黑脸的赛罗衬托下简直能用天真烂漫,楚楚可怜来形容。胡萝卜:(๑˙ー˙๑)。今天早上两个人去超市买菜,雷欧是什么时候趁自己不注意偷偷往购物车里塞了胡萝卜的?赛罗45度角看天花板,冷静,现在打架还干不过雷欧。黄油在烤箱里融化好提出来,倒进锅里加面粉和牛奶,赛罗一边搅拌一边咬牙立誓以后一定要找回场子。雷欧,你给小爷我等着。打工回来的雷欧把尚带着寒风气息的大衣抖开,弯下腰换了鞋,朝厨房喊一声回来了。过几秒得到厨房里的混小子没好气的一声哦。

5.等赛罗端着一锅冷好的奶油炖菜出来,雷欧一反往常的没在打拳,半蹲在沙发前收拾东西。少年眼尖地瞧见摊在沙发上全是旅行用品,地上还放了个小旅行箱。

6.饭桌上气氛十分紧张。

7.四月初是我生日,我要回国一趟。雷欧面不改色地伸手往碗里舀了一勺炖菜,看向就要炸毛的少年,你要不要一起去?

8.现在赛罗内心十分紧张。

9.去!凭啥不去,小爷还没出过国呢!少年拍案而起,机票食宿你得全包!雷欧眼神复杂,自己的教育能力还是不如队长,怎么就拧不回赛罗的金钱观呢。把心放回肚子里的少年专心致志对付饭桌的炖菜,专挑肉吃。怎么吃蔬菜的这个习惯也养不起来呢?眼看赛罗的筷子又要朝鸡肉落下,雷欧猛地一勺,在少年控诉的眼神下,稳稳得往米饭上浇下去。锅里的肉居然被这巧妙的一勺
全舀走了。少年眼神死的端碗往锅里的胡萝卜圆葱伸勺。混蛋雷欧,小气的要命,连块肉都不给小爷。

10.顺便一说,赛罗你爸爸要登场了噢。






昨天新出的SP大叔的爱✺◟(∗❛ัᴗ❛ั∗)◞✺真是好看极了,看到部长的毛衣和信简直被动摇了,啊部长和后辈都好棒啊啊啊不知道选哪个。但是说到巨根的话,果然还是老七比较有优势。(๑˙ー˙๑)

【兔狮】 杂七杂八的大纲啥的(一)

不,只是设定,什么正文都没有_(:3」∠❀)_
都没有,ないないψ(`∇´)ψ

1.整个宇宙就是一个世界,每个国家都算宇宙里的一个星球叽。

2.这样讲雷欧就算外国名字了,被M78的老七捡回来起了个M78名凤源。政治逃亡过来的大王子跟着带他回家的男人的步伐,从尚且青涩和不知世事深浅走向成熟稳重。非常尊敬,或者说有些盲目信任赛文。之后自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一直在模仿着赛文,期望从队长身上得到所有困境的应对方法。因此希望能以自己的信念自己的想法来处理问题,找到未来的道路。(凤源超级可爱(⑉°з°)-♡,等等)

3.自己国家局势稳定后凤源离开了M78,但并没有接替父亲的王位,选择了周游世界。要成为与队长比肩的男人,我还需要更多的历练!本人是这么回答弟弟的。

4.最近在教导一个刺头,其实是在教做人。出身是M78却流落异乡的少年,自称为赛罗。

5.明明本人是外国人却吃不惯自己家乡的饭。每当晚上就深深想念过去和队长一起吃过的夜宵的大狮子。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来K76后每天都去唐人街买菜回来做饭。做出来料理仅限于能吃,家常味道。优点大概是营养均衡?为了让少年多吃蔬菜而绞尽脑汁的雷欧,今天也有研究菜谱。

6.在深秋街头招惹了看上去很好欺负的人。看打扮是定居不久的华裔,赛罗突然想做好久不干的活计,试试有没有手生。结果食指和中指才搭上钱包边沿就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腕。感觉大失面子直接和男人挑衅,挑了条小巷互怼。对男人展现出好身手的好奇以及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赛罗二话不说就撸袖子。毕竟他可是十六岁就打遍街巷的男人,今天就当活动筋骨了。嘿嘿。少年中二又帅气得一擦鼻子。于是一分钟后被教做了人。"你只是靠本能来反应,根本就没有明白战斗的真正方法。"男人慢条斯理地把袖口卷回去,"你这样是不行的。"

7."你就跟我学怎么打。"赛罗人还沉浸在一分钟前男人直截利落的反击中,下一秒反应过来立刻炸毛:"小爷凭什么要听你的话啊!喂!"

8.食宿全包,节假日还有零花钱(划掉)奖金拿。平常就只管跟着男人锻炼。赛罗事后回想自己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还是没能看透套路。

9."我不吃胡萝卜的。小爷我只吃肉。"面对少年振振有词的辩驳,还在青春期多吃肉才能长个,雷欧选择炖了一锅胡萝卜加西兰花的牛腩咖喱。

10.之后两个人生活最大的决定权到了雷欧的手里。今天,你得吃什么。

11.中间阿斯特拉来过几次,见了雷欧教导下的赛罗露出不明笑容。以及和兄长约定圣诞节要回来哦。

12.冬去春来,转眼自雷欧把赛罗捡回家已经过了三个月。雷欧租的是独幢,练功房占了最多面积,剩下分配给书房卧室厨房和淋浴间。赛罗不肯和雷欧挤一间,要了张床在书房落户。自雪从街道消散开始,一直负责打扫卫生和做饭到现在。雷欧一人飘洋过来,身上的钱本就不多。除了要负担一大笔租金,还要应付家里胃如无底洞的青春期少年与自己,撑过冬天后储蓄就所剩无几。雷欧不得不出门干活赚钱。

13.赛罗一度怀疑雷欧是不是背景有问题或是身负大案的家伙。毕竟雷欧从来不掏出自己的身份证,一开始找的工作也只是些零工。有次阿斯特拉和雷欧喝茶的之后他收拾发现盘底下塞了一张卡,卡上面的余额让查询的赛罗对雷欧的身份有了更多更多的想法。

14.比如雷欧会不会是被包养在国外的( ー̀дー́ )…………

15.赛罗把这个想法塞进了脑子深处。开玩笑说出来会被打死的。

16.最近赛罗身手有长进。少年已经接的住自己全力打出的拳头,偶尔还能漂亮的使出教他卸力的技巧。少年右手紧抓雷欧出拳的左手,猛地向后一跳。同时伸出的腿撞在一起,对视的下一刻赛罗带着风声的右腿被雷欧的左掌挡住。两人见招拆招,最终赛罗一瞬的迟钝决定了结局。结结实实的吃了个背摔,少年妄图把雷欧也一把拉下,雷欧索性随他的意拉了下去。还有带着重力势能和惯性的一击压在腹部的横臂。赛罗咧开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青年的身体完全紧贴着少年,从皮肤传来的热量,上方逐渐平复的气息,还有直视他的瞳孔里对战斗的喜悦与期待,这团火焰热得直从胸膛烫进心脏。

啦(๑•̀ㅂ•́)و✧一定,一定会有更新的……吧……
(◎`・ω・´)人(´・ω・`*)